傅彪接受insider社交·商圈杂志记者专访

全球功夫网 记者:吕健 日期:2014年10月16日

  全球功夫网讯 2014年10月15日,联合国友好使者、中国武协副主席、国际功夫联合会主席傅彪先生在亚运村全球金融集团总部接受了insider社交·商圈记者王晓亮的专访并为该杂志拍摄封面。

  《insider社交·商圈》是一本专门介绍当今中国上流社会生活品位、人际往来的生活状态、权威信息的高端杂志,穿梭于上流社会的你我他(她)之间,在当今各类新贵争先涌现的中国,社交杂志为您提供最新的、最时尚的、最权威的富人圈内幕以及高尚的生活品位。通过强有力的发行渠道和内容,包括社交、时尚、生活、商业、文化等集中展示中高端人群在社交生活中的生活方式和品味。《insider社交·商圈》是一本以人物为核心,专注于国内顶级社交圈的社交文化类高端杂志,同时也是红品传媒的旗舰刊物。全国月发行量10万册。红品传媒是以杂志媒体为核心的传媒集团。红品旗下三本杂志《insider社交·商圈》、《酒道》、《美祺》,以不同的角度见证、记录和引领中国高端人群和社交圈中精英的生活态度与品味,是成功人士比较喜欢阅读的高端杂志。

  在采访中,记者从不同角度就傅彪先生的习武经历、创业感悟、如何推广中国武术、如何经营自己的社交圈子等问题与傅彪先生展开了深入的交流和探讨,傅彪先生则以一个企业家同时又是一个武术家的视角睿智而耐心地回答了记者所有的提问。以下为傅彪先生接受insider社交·商圈记者采访内容摘要:

  记者:您是从小就接触武术还是后来的机缘巧合?是受家里人的影响还是后来在朋友的影响下才走上习武之路的?

  傅彪:我从小就开始练武。但是我家里面没有练武的。我们家是文学世家,从小我父亲跟爷爷都想我走文学或医学的路,特别是医学的路。中医的汤头歌我都会背。比如,人参味甘,大补元气,止咳生津,调容养胃。后来改革开放,父亲就想让我到外边赚钱,不让我上学,就把我赶出去了。刚出去时我自己找了一个朋友叫王先法。他帮我找了一个师父,我们去找了他三次。刘皇叔访诸葛三顾茅庐,我去拜师找了他四次才找到,头几次他都不在。他住的真是茅草屋,很破的那种茅草屋,很矮,也不是高人隐居的那种。不算农村,是农村和城市的交界处,应该算郊区那种,也算隐居也不算隐居。通过自我练习和拜师学艺,我自幼习武到今天。

  记者:您在习武的过程中有没有特别让您难忘的事?

  傅彪:在习武的过程中当然有许多难忘的事。因为我从小喜欢武术。看了孙吾空三打白骨精的电影和李连杰的少林寺,还有海灯法师、赵长军,当然对我影响最深的主要是赵长军,他是十连冠。这次我们北京国际武术文化交流大会暨第三届国际功夫交流大会,把赵长军从美国请回来,来回的路费都是我们出的,也聘请他当我们的国际功夫联合会副主席,我是主席。在这学武的过程中当时是很辛苦的,比如要学一个十路谭腿。他一年只教了两路谭腿,学了三年才学六路谭腿,最后十二路谭腿学了好多年,到最后一年就都学会了其实,这就是中国民间老拳师的一种保守,我认为也是一种陋习,其实他就是要磨练你的意志,看你能不能承受他的这种考验。我教你拳我得慢慢考验你,一个十二路谭腿让你学很多年,最后我通过了师父的考验,让我第四年十二路谭腿全学会了。

  记者:您当年四处拜师学艺,很多人说您不务正业,那时您家里人有没有反对,你本人有没有波动?是什么原因让您一直坚持下来的?

  傅彪:这个肯定是有的,像当时父亲主要是想让我去挣钱,因为在农村他是一个文人,我爷爷也是文人。父亲在农村劳动几十年了,自己想轻松一点。而且我每一年挣的钱也是我拿回去给他花的,然后到了1988年,我大伯从台湾回来。他要给我们一笔钱,当时我在新疆教武术,大伯约我到重庆宾馆见面,当时父亲想让我回去我以为是骗我的,我以为父亲让我回去找老婆生孩子,然后我说不回去你们在骗我,我的大伯又发第二通电报给我,还是在重庆宾馆见面,这我就相信了,因为父亲不知道重庆宾馆在什么地方,最后我就赶回去,赶了几天,飞机票也没有买到,火车票也没买到。坐了几天的汽车。10月2号我才赶到。就这样子我大伯拿的钱就给了我弟弟,我本来是想拿着钱继续深造考学。结果钱没给我,我的深造考学又泡汤了。我就又跑到少林寺了,到登封少林寺继续练武。开始练是在安徽合肥,我的启蒙老师在合肥。现在我又回到少林寺。这次是最难熬的。大伯回到老家没见到我就给了我一个金戒指。要值400块钱。我就给卖掉了,就想做路费回少林寺。结果我那天在我老家的另一个乡镇叫高桥镇去给学生教拳。走了四十多里山路,走到家里大哥他们正在做饭,我就想在他们家蹭饭吃。他就说你把这顿饭吃了就不要在我家吃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也不为什么就是想把你赶走。我当时很生气把那做饭的锅一脚给踢飞了,当时他们做饭是在院子里,把锅架在一个坑上。我说你这臭饭我不吃了。我走了!我又走了几公里的路,在乡里边去吃,吃完饭我就在我二叔家待了几天,我二叔当时是乡里的法官。家里边还是不错的,有鱼塘。结网打鱼吃,对我挺好,也不是亲二叔,隔了几代人了。然后我就跑到我姐姐家玩几天就准备要回少林寺了练武。山里没有公交车,我要出去就得扒车,解放牌的东风车。看到马路上有人扒车,司机就开的很快,最少也是五六十迈,我一下就扒上去了,但是我扒的那辆车在一个拐弯开的太快,又刚下过雨,我穿一身白色的运动服,把包一扔上去一把就上去了。上去是上去了确被溅了一身的淤泥,满身都是淤泥浆。我大姐哪能扒上去呢,我就坐车走了。大姐看着我走就哭了。大姐自己又走了四五十里路来找我,自己拿了一个包,很苦的。我们小时候都没妈了。大姐送我时,我说我要去少林寺没准我就要去出家。结果我也没出家,我们待了一晚上第二天她送我上车就走了。就这样回到少林寺了。回到少林寺练功也主要是靠自己。比如说你教我一套醉拳我教你一套鹰拳。我那时候主要教别人,当时我的功夫已经挺厉害了,特别是硬气功、铁头功夫。

  记者:很多人认为习武之人大多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可是您将武校从无到有,最后到集团化经营,您是怎样打破人们对习武者的偏见的?

  傅彪:因为习武之人都是莽夫比较多,特别是以前都是穷文富武。我那时候很穷的。因为我们家是文学世家,从小就背了许多诗词,歌赋,有唐诗宋词。拿破仑说过:“人类有两种力量,一是利剑,一是思想,从长而论,利剑往往败在思想之下。”我总结人有三种力量,思想、文化、精神三大体系。武术是思想与肢体语言的结合、是力量与技能的结合,是艺术与美学的结合,武术是开发人大脑和肢体相互协调发挥的运动,是一门提振全人类精神意志的科学技术。一个国家文化的提升可以升华一个民族的思想;武术的振兴可以提升一个国家的民族精神。一个有思想的民族是有理想、有目标、有希望的民族。一个有精神的民族这个国家才会越来越强大。所以从我练武那天起,因为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让我往外跑,跑江湖就是挣钱。所以读书比较少,一到北京就去了书法大学,高中是在开封读的为了练武,读了半年就拿了毕业证,初中读了两次也没毕业,小学也是读了两次,因为我父亲培养孩子的目标不明确,所以不管什么人培养孩子树立目标还是要准确。一会让我读书,一会让我挣钱,去外边挣钱了听别人和家里的亲戚说我学习成绩好,又让我回来读书,读完了还是觉得让我出去跑。他觉得他太累了需要轻松点,就这样走了许多弯路,现在我一路走来,都是靠自己努力,自己去打拼。当时到北京我就觉得自己知识不够,就上了书法大学,然后读研究生,我考了三个研究生,上了六年。

  记者:一般情况下,您是如何安排自己的一天的?

  傅彪:我现在很忙。目前有十来所学校。俄罗斯今年又投资了几百万办了两所学校,在莫斯科要办中国武术功夫文化交流中心。上海、江苏、山东都有分校,今年在山东我们也投资了几百万办学。
记者:您闲下来喜欢干什么?喜欢打高尔夫吗?

  傅彪:我不喜欢高尔夫那样的贵族运动。闲下来的时候我喜欢思索,最多的时候回到家我会躺在沙发上想问题,或是作诗、写词、写书法。其他项目主要是锻炼,下午三点以后,我都会去健身房练习散打、技术、格斗、健身,力量,腿法这些。平时比如旅游,其实也算不上是去旅游,我只是出差顺便考察地方的风土人情,我都会把我的感想用七言绝句表达出来,虽然我的七言绝句不是很规整,但这是我当时内心感情的一种抒发,也就是触景生情吧!同时也会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除此之外,我还喜欢唱歌。现在我还在搞金融,名下的产业包括学校,金融,网络传媒集团(下设全球功夫网、全球创业网、全球电视台、全球功夫杂志)还有国际功夫联合会。国际功夫联合会这块的事情也较多,全世界有几十个会员国,而且他们邀请我去出访他们的运动会、武术比赛、散打比赛,功夫技击等,国内,我又兼着中国武协副主席,国内的一些赛事我也要去关注一下。

  记者:您喜欢喝酒吗?

  傅彪:我最喜欢喝酒,但是酒能好人,也能误人,喝酒耽误事。我现在基本不怎么喝酒,有时招待外宾我也是象征性的喝点红酒。我喜欢收藏酒,很多外国朋友送个我各种各样的酒,我就把它们收藏起来。但有时我也喜欢把它们送人。让别人去收藏。钱多了要去投资,物质东西多了可以送人,身外之物不要看得太重。

  记者:那您喜欢喝茶吗?

  傅彪:我不喝茶,我平时就喜欢喝白开水。美不美,山中水,亲不亲,故乡土。但我有时会给自己熬些六味地黄汤,我比较容易上火。喝这个对我的身体非常有好处。

  记者:您个人的性格是那种的?

  傅彪:我是内外都有的性格。有时候我坐在那,我不爱说话,我喜欢观察。但是有时候触动了我,我必须要说出来,我就会马上发表言论。如果他触动了我或者触动了社会的某一个阶层,如果对方说的不靠谱,我就会把你辩倒,拿出言论来抨击对方。

  记者:您认为您的性格对您自己的事业是有帮助还是会有负面影响?

  傅彪:这是双面的,也有负面,也有帮助。有时候大胆说出自己的观点别人会觉得这个人直爽,觉得我可交,就和我做朋友了。也有人觉得我太狂了,不爱理我了,也不少。人无完人,肯定都是有优点也有缺点。但我认为我这种直爽交的朋友更多,我看不惯的人,他觉得我这个人直爽,他也会和我交。正义感本身很强的人也会和我交朋友。我觉得还是利大于弊。当然我有的时候也很傲慢,说话不注意细节。

  记者:这是您个人的问题还是习武者的普遍现象?

  傅彪:有时候习武的人整体有点傲,自己要控制自己。

  记者:这是不是所谓的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傅彪:搞武术总的来说是年轻人的运动,比如说要搞搏击和散打,搞套路也是这样。年纪大的要打一些缓和一些的,高难的动作你肯定做不了。我们在做武术的时候,呼吁大家一定要结合自身的年龄阶段和身体状况。每个人不可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我总结的:“凡好文武者,必将终生求之而不懈。只有这样才能永立于群雄之巅。”只是一种不败的精神立于群雄之巅。而你真正在实战、技击或者是在打拳那些技术上面,你只是精神意志立于不败,你的动作理论性、知识性会越来越高,但你的技术,比如一些高难的动作你年级大了根本做不了。特别是实战,你一直练,练到四十岁你可能还能打,有的四十多岁上去打很厉害,你要一直练,你的机体才能承受那么大的负荷。所以我总结了“武术能把人的精神意志推到最高极限。”

  记者:我国武术博大精深,您现在也面向全球推广,这其中有没有什么阻力?比如去日本推广会不会被瞧不起?

  傅彪:日本不会瞧不起中国。因为现在中国无论从经济上还是人民的身体素质都和以前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武术在向世界推广中国武术的过程中没有什么阻力,因为现在的一些国家都还是比较开放的。

  记者:您怎么看待李小龙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傅彪:李小龙在国外推广中国武术肯定是推动了中国武术事业的发展。中国武术要向世界发展,我们总结的武术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到今天为止武术在国际上是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世界上练武术的人相对是很少的。比如在美国,你有时拿兵器在街上练习是不允许的。
记者:中国武术是不是只是现在东南亚发展比较好?

  傅彪:美国以前练武术的武馆不少,但是在练的过程中还存在一定的局限。真正想实现以武术的魅力而赢得世界这个理想和目标的话还要拿出更大的力气。需要更多的人才真正走出国门去推广。还要加强我们的武术运动水平,特别是搏击类,就像散打,原来的散打只有踢、打、摔,现在我们的国际功夫联合会又加了一项“拿”,四个组成部分。我们会在全世界进行推广。

  记者:您是个习武者,但也是有很高文化修养的人,您觉得怎样才能二者兼备?

  傅彪:我们家是文学世家,从小我就喜欢书法,诗词歌赋,背了很多的唐诗宋词,后来除了名山大川就是文化的东西,国画书法,比如某某人画的山,某某人写的诗词歌赋,这些东西挂在那真正能体现一个练武之人的文武结合。

  记者:到目前为止,您最大的成就是什么?什么事情让您感到骄傲和自豪?

  傅彪:要说成就当属北京少林武术学校培养出了大量的武术人才,现在我觉得要更加努力才能培养出像李连杰,赵长军那样的武术人才。宝力高,赵子龙这些优秀的运动员在比赛上都拿到了冠军。我们现在要加强这方面的培养。让我骄傲的一是我的武术动作,再有就是我写的字,比如我写“武”字还有其他的书法。我觉得比较骄傲。为什么呢?因为到处都在盗用我的。鞋上衣服上报纸上到处都在使用,比如“武”字,他可能只改一个“点”,中央电视台也在用,这真是比较值得我骄傲的地方。但是在事业上我觉得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因为我们的事业做得还不是很大。我们已经培养出了一批武术人才,但是还需要继续努力。全球功夫网已经成为百强的门户网站,我们还想做一个搜索引擎,叫光度。这个域名已经有几年了放在那里还没搞。

  记者:外界对您的评价很多,您怎么看别人对您的看法?

  傅彪:我不爱顾及别人对我的看法。有时会顾及,有时候一豁出去我就什么都不管了。有时在大街上我就练几下,有树我就会练几下引体向上。适合我练的地方我都要练。大街上有树枝我估计能摸得着的地方我都要蹦起来。现在毕竟年纪大一些了,蹦的不是太高了。

  记者:您周游四海,朋友遍天下,您为人处世的原则有哪些?

  傅彪:我最看重的是人的本质。第一要有善良的一面。但善良只是一个方面,我要看的主要是他的道德品质。有的人是伪善良,他假装善良。你比如说他信宗教,信这个教那个教的,我觉得你信宗教我们不反对,我也不反对任何人信宗教。我也是在少林寺呆过,但是我是不信任何宗教的。我们会尊重你的信仰。如果说你信佛,从北京跑到五台山或者到少林寺去拜佛。你完全可能在北京拜。北京也有寺庙对不对。这实际上一种虚伪。真的是什么呢,一个人信宗教、信善良要做什么呢,比如说你跑五台山、少林寺、昆仑山和几千几百里路的地方去这来回的路费都要好几千。你把这些钱拿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和那些穷苦人。把这些时间拿去照顾那些孤寡老人,和需要你照顾的人,这个才是直正的大善大爱。你来回开着车到那些地方去跑一趟,油钱花了许多,比如说去五台山拜了,你以为那佛真会保佑你。所以说你要拜的是真佛,什么是真佛,那些需要钱的人,贫穷的人才是真佛。你帮助了他,那个人会去一传十,十传百,说那个人真好,让我家的孩子上了学,让我脱贫,让我致富、让我发财。你的好事传遍千里,这才是真佛。这样做佛祖才会真正保佑你。他觉得你真正的为人民服务。你去拜佛,头都磕破他也不会说一句话。你只能去拜人。你比如说你去拜大师,你说他书法写的好,得亲自要见着他,让他点拨你才能写的好;你武功高我就拜你为老师,又说我崇拜李连杰,我找不着他,非的要天天去找他,人家都不见你,不理你,觉得你是土老冒,那你就向身边崇拜的人学习,比如,我是练武的,我崇拜我们班上和学校的冠军,我可以直接找到他,如果他不同意,我可以找同学老师帮忙,跟他一起练习,他是全国冠军,世界冠军,你们一起学习训练,他肯定帮你。再不行你去低三下四求他,也会帮你。做事业也是,做人也是。就是要实事求是,不能做这山望着那山高的人。

  记者:什么样的人才能让您视为朋友?

  傅彪:我总结的是要有德才兼备的人,首先要有德,然后要有才,如果他只有才我们也可以取用,但首先要德才兼备的人,都做到了我们才能和他一起交流。

  记者:人活着离不开圈子,有生活的圈子和工作的圈子,在您的朋友圈子,您看重什么,和哪些人最能聊得来?

  傅彪:社会交圈子来说我是各行各业都有。首先练武的不少,搞文学、诗词歌赋的、书法的、唱歌的、搞音乐的,各个行业我都有。你想想一个人要成功,要发展,自己想要不断发展壮大,你就必须得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交朋友也是这样,首先这个朋友得值得你交,如果他又是一个优秀的人才。虽然他可能有闪光点,也有不足之处,你就要把他优秀的地方学过来,取百家之长,补自家之短。这就是交朋友之道。但这点对于自己来说他必须是一个德才兼备的人,道德品质高尚的人。

  记者:您现在已经是武术界举足轻重的人物,也经常参加一些社交活动,您认为社交有什么样的意义?

  傅彪:社交,现在来说,前几年我觉得社交有点太复杂,太累了。现在纠四风纠得很好,这样一纠,像喝酒,以前你不喝,人家死皮赖脸劝你喝,我的脾气性格就是说不喝就不喝。我讲过酒能好人,能误人。喝多了误事,喝多了身体也不好,第二天难受,上班也不舒服,如果前一天朋友劝我喝酒喝多了,第二天我会找他麻烦,教训他一顿。一是用三寸不烂之舌把他教训的狗血喷头,二是见到他会给他一拳,治他。我会说你太过分了。当然我长这么大也喝醉过几次。

  记者:这一点你的性格和我身边的那些练武之人还真是不一样。我身边很多练武之人都是特别好酒。

  傅彪:人要想成功就要戒酒色财气,作为共产党人也是一样,如果你不戒酒色财气你就很麻烦。胡说八道,大家都动手就乱了。因为你喝多了把事就给人家破坏了。影响了自己的形象也影响力人家办事的氛围,也影响安定团结,也影响家庭团结。影响家庭团结是最多的,回去睡着了第二天不知道了,家里人不管,我们原来一个政协主席说的,他以前是过着扭曲的生活,现在回家是和妻子搞二两,他说这个很好。家人和谐了,孩子和谐了,父母有亲情了。现在如果别人请我吃饭,有应酬,我会先回家和儿子、女儿先亲热一下我再走。

  记者:说一个题外话,您一定看过霍元甲,想象一下,如果您是那个年代的人,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比如大侠?

  傅彪:以前我觉得自己是大侠,我曾经写过一首诗,题目是《观沧海》

彪侠生来爱大海,

穿云破雾乘风来。

雄视沧海万里涛,

脚踏狂浪胸怀浩。

江河横溢归大洋,

人立天地制国邦。

八千里路山河壮,

振兴中华伟业昌。

  后来觉得自己不是大侠。因为我是四川人,也称巴蜀,我就把第一句的“彪霞”两个字改为“蜀人”即“蜀人生来爱大海”。现在我总结出一个人做人做事,最重要的是:“轻松沟通,简单生活。快乐人生,雄才大略。”
记者: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的采访!


                          傅彪:谢谢!

 

 

 

Copyright © 2004 beijingshaolinwux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少林武术学校